我是個明明生活在繁華如紐約、卻與世隔絕的隱士。
為什麼這麼說?
這就要說回上星期六了──(遠目)

米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