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是聯合國。

對於這樣來自世界各地不同人種的學習環境,在學期開始前是滿心期待的。

不料昨天和幾位同學閒聊,這情況急轉直下,整個風雲變色──

且聽我娓娓道來。(推眼鏡)

 

R是個義大利人,A是個巴西人。

這活寶雙人組在班上很是活躍。猶記當年(也不過去年)我還兀自覺得R很吸引人,有才華又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儼然是我的一盤好菜。

近日R在教室裡做Thesis, 當場有一群中國女生在喧鬧,氣得他轉移陣地到lab找A大吐苦水,兩個就在滿是亞洲同學的lab中一搭一唱了起來:

先是說中國女生吵死了、聲調莫名其妙,接著點名韓國來段不倫不類的模仿秀,順便又怪腔怪調學他心目中的日本人說話。(韓國&日本表示:真的是躺著也中槍...)

除了嘲諷亞洲人說話,還說中國人名字很難聽,甚至表示「中國是世界上最髒的地方,這輩子都不想去」,大說亞洲國家的壞話。

 

就這樣一段讓我馬上對他們兩個倒盡胃口了,沒想到我和這種心中帶有種族優越意識的人當了近兩年的同學。而且我竟然有「平常大家都處得還不錯」的幻覺!?

另外也覺得很可悲,我想他們所指的Chinese是泛指說中文的人,大抵也包含了Taiwanese吧?

──之於一個完全支持台灣是獨立主權國家的人來說,連是不是該生氣的立場都如此不穩固。

美國無所不在的歧視問題,原來我也碰上了。當初為了各國同學而興奮不已的我實在天真得好刺眼。突然在想,到底我是為什麼出來留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包 的頭像
米包

米包的紐約事件簿

米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