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夏夜,你會想到什麼?

#薰風習習 #星星 #螢火蟲 →我命名為「夏夜三寶」。

我相信大家都很熟大寶和二寶(?),不過小瓜呆(咦這是霸凌嗎)應該就比較少見些。那到底紐約市要去哪裡拜見小瓜呆本人呢?

承蒙關照,我所居住的Stuy Town囊括了這三寶。(鞠躬)


沒錯,所以這篇是很囂張的炫耀文。(無誤)

想像一下:穿著拖鞋帶把輕羅小扇搭個電梯下樓就能喔呵呵呵來抓我呀玩撲流螢遊戲,這怎麼想都不該是出現在繁華如曼哈頓島的畫面吧?
但這就活生生地發生在我的生活裡。(雖然我是沒有輕羅小扇撲流螢)

我是去年六月底搬到Stuy Town的。但我家樓下就有螢火蟲這件事卻是今年夏天才知道──或者說證實。其實去年我隱約有遇見過,只是那時只有寥寥一朵螢光飄過,以為是自己眼花...。

這幾天根據我的觀察,這裡的螢火蟲出沒時間很短,有多短呢?大概是八點半到九點多。
紐約夏天的白晝時段是很長的,直到晚上八點半才開始日落,所以屬於夜行性動物的螢火蟲要在八點半左右才開始出現發光也是很合理的。

那為什麼我可以這麼斬釘截鐵地說,十點以後可是提著燈籠也找不到呢?

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我興奮不已地在Stuy Town裡逛來逛去追螢火蟲,追累了就回家吃晚餐。剛回到房間的我還處在一個亢奮的狀態,急於找人分享,於是就line了和我住得近的Tomo君跟他說我家底下有螢火蟲bala bala;沒想到正在Union Square附近採購食物的Tomo興致勃勃地說現在要來看,於是就約了一下。等Tomo現身在Stuy Town,時間是十點十五分左右,而那時不管我們怎麼找,螢火蟲勞工們全都打卡下班了...。

以上就是我對螢火蟲出沒時間的推斷根據。(推眼鏡)

(是說原本以為台灣只有勞工捧由們才要加班,沒想到台灣的螢火蟲工作時數也比美國螢火蟲長啊...)


另外我有個感覺,就是這裡的螢火蟲品種是不是和台灣(還有沙巴)不一樣啊?
沙巴的螢火蟲很特別,大家群居在河岸邊的樹上,好像有口令一樣地一起發光一起熄滅,視覺效果非常棒,簡單來說是天然的聖誕樹 XD

台灣的螢火蟲就是各自為政,你閃你的我叭我的...呃,我是說我亮我的,比較像草叢間的星星那樣。

紐約的螢火蟲基本上也和台灣一樣各自發光,但發光之間的間隔時間長很多──如果螢火蟲用發光打招呼的話,台灣螢火蟲是「大家好,我是螢火蟲」;紐約螢火蟲則是「大家──好──,我是──螢火──蟲」這種感覺(是大野智在講話嗎)。


                                                     *


【關於螢火蟲的記憶...】

(1)
每次說到螢火蟲,第一個浮現在我腦海中的就是神劍闖江湖動畫,劍心在溪流畔向小薰告別的場景。

從那之後我的腦內資料庫才有螢火蟲建檔。


(2)

第一次看到螢火蟲的反應是:

哇──是活生生的3D動畫耶!(被揍)

反正我的內心就不是一個少女嘛。(攤手)

附帶一提,後來每次賞螢都還是會有「哇是活生生的3D動畫耶」「哇是活生生的3D動畫耶」「哇是活生生的3D動畫耶」的腦內跑馬燈跑過去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包 的頭像
米包

米包的紐約事件簿

米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