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的實習筆記到第四集就要大結局了 XD

今天是星期五,又即將月底,我想是再適合總結不過的日子了。下班時間前十五分鐘,我開始四處發送無尾熊小餅乾+大肆宣告本人帳號要登出這裡了(大概是史上最囂張的實習生),最後大家一起拍了合照收尾。
我想,這應該還算是個不壞的結局吧。(起碼我拐到Steve一封推薦信了)

雖然當初並沒有抱什麼期待,但這一個月來我也多少有點成長吧?例如After Effects的基本操作和幾個小技巧入手(我在SVA根本和After Effects是絕緣體)。

然而最重要的,是「面對人」的部分。

身為一個國際學生(而且是個英文不怎麼樣的國際學生),加上我就是個閉俗的呆丸小孩,踏入辦公室的頭幾天總有些許不自在,和別人說話前總是要先心理建設一番再上。原因在於,整個Studio除了我以外,只有另一個亞洲面孔(沒搞錯的話是柬埔寨人)──其他都是西方長相的歪果人。

對!雖然我身在紐約(心在台灣/北海道),但其實SVA有為數眾多的亞洲捧由,來自韓國、日本、泰國,更不用說台灣同鄉,以及到哪都很多的中國人。
即使面對的是不說中文的日韓泰國捧由,也因為大家的英文都很「國際」,加上相處兩年,就算不熟至少面對面聊天也不再像剛認識的陌生人那樣拘謹,心情上自然比較輕鬆。

所以真正把自己丟到全正英語的虎穴裡,經過一個月下來,勉強揪到英文虎子的尾巴──起碼可以和同事們溝通,也能夠小小聊天一下。

 

而在實習的一個月裡,我有感覺到和台灣不太一樣的幾點職場文化(也有可能是本Studio的文化?我不知道,樣本數不足):

(1) 老闆心態
在台灣,多數老闆大概會有點高高在上的架子。但Steve(就是這裡的老闆)比較像是工作夥伴,只是他多了決策和引導Stuido方向的責任。這樣講很抽象,我舉個例子好了:

工作到一半突然跳電,恢復電力後不到半小時又再跳掉,這時候誰會出來研究/解決狀況?

當然是系統部的倒楣鬼啊。──噗噗,錯了,我們只是個小Stuido沒有系統部門...
呃,好啦,其實這是個真實案例。而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Steve就出來處理了:一下試電源開關,一下找插座分享線,還自己親身挪東西+重新接線,灰頭土臉的程度直逼工友。你能想像你家老闆彎身在你辦公桌下鑽來鑽去嗎?
也許台灣也有這樣的老闆吧?畢竟我從頭到尾也只待過一間公司,而且還是員工人數高達數百人的大公司,立場本來就不太一樣。

但要我說的話,我認為Steve應該是覺得這是身為老闆的責任──提供員工順利工作的環境。這點也是台灣老闆普遍欠缺的。

(2) 工作時間
雖然這裡也有規定的上下班時間,但整體而言還是比台灣有彈性。實習期間我很明確地感受到大家完全把上班時間視為參考──十點過後,甚至十一點才進辦公室大有人在,說好的九點半呢?
(不過身為BOSS的Steve還算準時,多半遲到個十幾分鐘)

另外,和亞洲慣例的加班文化差異非常大,下班時間是六點,這裡時間一到大家就鳥獸散了──甚至在下班前十幾分鐘開始就有人在收東西準備下班了。
(然後再一次,Steve通常都是比較晚走的那個)

午休時間也很自由。餓了的人就去吃午餐,需要咖啡因的人就去星巴克買咖啡,覺得悶的人就去外面散步個一圈再回來...。
對於已經習慣台灣那套「規定好的午休時間」的我來說,一開始還真有點不習慣。不過每個人的生理時鐘都不一樣,有時候投入在工作時會不想被打斷,但要是因此而犧牲掉午休時間好像就有點浪費。所以我覺得自由的休息時間也蠻好的。

 

呼,寫到這邊累了,同事篇就留到下回分曉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包 的頭像
米包

米包的紐約事件簿

米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