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931_ps.jpg

逛過水族館,吃吃喝喝再去遊樂園吐一吐晃一晃,時間差不多來到傍晚,就去走走木橋踏踏沙灘囉。
散步踩沙踏浪不需要我多費唇舌,所以這篇就來說個小小的愛情故事吧。

 

//

 

 

 

他牽著她的手,腳步閒散地落在延伸向海面的浮木橋。
從沙灘建造的木橋支柱沒入海水,感覺就像漸漸走入那片冰藍色,
遠方的海水閃閃發亮著。

她突然笑了出來。

「什麼事情那麼開心?」他滿眼寵溺地看著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的她。

『上次來的時候呀,明明是專程來拍海的,』
『結果風沙霧濛濛的,連海水都是灰色的!』
顯然腦中正在重現灰濛濛的案發現場,表情豐富的她皺起鼻頭。

他伸手輕輕撫平她皺著的鼻頭,「因為是和我一起來的啊。」
『你還真敢說啊。』她總是忍不住要回嘴。
「這樣妳才會一直跟我出來玩啊。」

兩人的笑鬧聲飄散在帶著溫度與光子的空氣中。

 

//

 

 

 

「小心魚鉤。」

其實浮木橋不如想像得浪漫。
攘往熙來的人不少就不說,就連供人歇腿的長凳都髒兮兮的,
還有三三兩兩的各路大叔大幅度地甩著釣竿在釣魚。

他注意到女孩一臉欲言又止。
「怎麼了?」

『那個,你講了好多次小心魚鉤。』
「我是怕妳受傷,魚鉤很尖銳。」
『我知道呀,』她仰著張小臉望向他,
『可是,』
『你一直把我摟在你懷裡耶,我要小心什麼?』

他這才發現自己下意識地,幾乎以一個密不通風的姿態,將女孩小小的身軀包圍起來。

 

//

 

 

 

『噢噢!有黑色的小魚!』
她興奮得像是在沙灘上發現美麗貝殼的孩子,讓他有些失笑。

『你有看到嗎?快點快點!你看!在那邊!』
「這邊也有,」他被感染了那份興高采烈,運用起他兩眼各1.0的優異視力幫她找魚,「啊,那邊也有。」

她很容易開心,像這麼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可以讓她的眼睛閃閃發亮。
她讓他知道,即使脫離青澀歲月已久,他也還是可以那麼單純地喜歡一個人,就只是兩人簡單地在一起。

 

//

 

 

 

木橋盡頭並不如眼見那般遙不可及。

即使男孩刻意將步伐放慢,遷就著原本走路就像散步的女孩。
或者,也可能是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時,特有的時間感喪失?

他們靠在最接近海水的欄杆上,
眼睛享受著天際漸層至視平線,深藍與淺藍交織而成的飽和畫面,
肌膚享受著光子溫暖的熨燙,海風涼爽的吹拂,兩者加總的宜人溫度,
耳朵享受著逃離城市車水馬龍的自然分貝,
兩人就只是肩並肩,不著邊際地聊著天。

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這次換男孩輕輕揚起嘴角。

她捕捉到他的微笑,『你在偷笑,』食指戳了戳他的臉頰,『為什麼呀?』

「我想到,韓國人超愛在各景點上鎖,」
「鎖到毀了一座橋。」

『真的假的!』她一臉錯愕,瞪大了眼睛,對上他的視線。
他攬著她的肩頭,將她帶近自己,

「然後還是樂此不疲,繼續毀下座橋。」

 

//

 

 

 

看著水平線那端慢慢航行的郵輪,女孩露出做夢一般的神情。
『郵輪看起來好夢幻喔,我有著控制不住的美好想像。』
「想搭郵輪度假嗎?」

她眼睛又亮了起來,『想!』
「我們可以買十天的行程,然後行經巴拿馬,墨西哥,還有古巴。」
『好酷!我要去!』

他笑了起來,親了她臉頰一記,
「在那之前,我們得先去妳的倫敦,還有我的北海道。」

 

//

 

 

 

時間流逝一如陽光偏斜。
原地不動久了,原本迎面而來的颯爽海風,變得感覺冷冽。

『唔,有點冷。』她縮了縮身子。
「那差不多該走了。」他當機立斷,不由分手牽起她的手就要往回走。
她動也不動,『可是我還想再待一下耶,』
這樣的美景與好心情太珍貴了,她貪戀不捨。

『...好不好?』她瞅著他,帶著微乎其微的央求。

他怎麼可能拒絕她的要求?
再者,他從來沒有辦法抗拒她的撒嬌。

於是他欺身過去,從女孩身後密密環抱住她,
「這樣就不冷了吧!」
『你這個,』女孩往後一仰,順理成章地躺入男孩懷中,『韓國男生。』以為在拍韓劇還是少女漫畫啊?

「我是。」
「你的韓國男人。」
跟著語音落下的,是他在女孩額上寵愛的親吻。

 

//

 

 

 

 

女孩拿出相機,還沒來得及對焦,男孩就表示要幫她拍照,
女孩卻只是搖晃著腦袋,婉拒了他。

其實她只是想將眼前像是無窮盡的碧海藍天,閃亮得不輸給陽光的沙灘裝進鏡頭、放入口袋帶回家而已。
她並不是熱中入鏡、在相機面前笑靨如花的好麻豆。

她只是...對他還不那麼了解她的這件事,有那麼一點點失落。

因為她的不善掩飾,他當然沒錯過那明顯寫著失落的表情,
「怎麼了?不開心?」
『我不想拍獨照。』她脫口而出。
「好,我知道了。」

一時沒反應過來,她眨了眨眼。
咦?他知道什麼了?

他接手了她的相機,一個箭步找了個路人幫他們拍合照。
而在她勉強理解了現在是什麼狀況時,他已經回到她身邊,兩手一圈,將她緊緊收入雙臂中。
她哭笑不得,只能從善如流地對著鏡頭傻笑。

 

//

 

 

 

回到海濱木板路上,她嚷著想去踩沙踏浪,
穿著牛津鞋的他試探性地踩進沙灘,不到三秒,宣告放棄。

『我想進去嘛。』她的聲音攙入比平常高濃度的軟膩。
「...那妳自己進去喔?」他故意威脅。
『嗯!』想都不想,她一秒應聲。

這樣的天氣、這樣的海水正藍,她怎麼能錯過呢?

他像是無奈,又像是拿她沒轍地輕嘆,「好好好,妳去。我在這裡等妳。」
他向她伸手,示意要她將身外之物交給他。

一身輕盈的女孩像好不容易盼到自由時間的小狗,頭也不回地奔向那側湛藍。
隨著腳步起落,細沙從她小巧的腳背滑落,在指縫間流失,重新流散一地。

讓海水沁涼過自己的雙腳,
她按下快門,
如果可能,她其實是想把眼前的顏色,溫度,和味道悉數帶走的。

心滿意足,她踩著不穩的腳步,搖搖晃晃踏過整片沙灘,回頭找正等著的男孩,
倚牆而立的他立刻迎向她。
原來她自始至終都在他的視線範圍。

 

//

 

 

 

他歪了歪頭,要她先沖腳。
她乖巧地走向磨砂石圍起的方框,按著出水鈕,一朵朵清澈水花在指尖綻開。

片刻,她搆手想從他手上取回襪子。
「腳沖乾淨再拿。」
『噢。』

手忙腳亂,一陣嘩啦嘩啦。

『好了!』
「...再沖。」他搖頭嘆氣。

提著她的手袋、拎著她的鞋襪,再加上他自己的行囊,身上堆滿東西的他仍伸出援手替女孩壓出水鈕。
在這位沖腳總司令的嚴格監督下,見女孩的腳恢復光潔如玉,
他才批准遞出鞋襪。

『謝謝!我好了喔。』
穿好鞋子的女孩活蹦亂跳地正要往前走,卻感覺身子一輕,

下一秒才意識過來,她正被男孩背著走,
直到離開沙灘,再次回到木板道上,她才重新獲得自由。

她愣愣地瞅著他,而他什麼也沒說。

 

//

 

 

 

時至今日。
那日帶不回的,太多,
幸好留下了那張合影,慶幸著那美麗的誤會。

並且,
她早已將這方藍色的記憶,摺疊得整整齊齊,巧巧收藏在心窩。
那是最燦爛的一天。

 

 

 

* * *

【Coney Island 康尼島 相關系列】

 

紐約客的夏日樂園♪ Coney Island 康尼島 - 前言

紐約客的夏日樂園♪ Coney Island 康尼島 - New York Aquarium 紐約水族館

● 紐約客的夏日樂園♪ Coney Island 康尼島 - 吃喝玩樂一網打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包 的頭像
米包

米包的紐約事件簿

米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