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參加了宿舍最高樓層舉辦的ice cream social, 對我來說,應該稱之為ice cream shock!

Why do I say so?

在台灣,這種社交方式非常罕見──排隊領冰淇淋,然後就放牛吃草,自己找人聊天。

人家說culture shock, 我想昨晚我就有這樣的感覺。

 

又因為我的英文很爛,always只能和人聊:

"What's your name?" ──然後一半以上的名字講完就忘。

"Where are you from?" ──會遇到沒聽過不知道在哪的國家。

"What's your major?" ──有些人的major聽不明白。

沒了。接下來就很難發展下去...

 

搞得我心情低落,回房間後嘴裡一直唸著「咩咩我好想你」,眼淚就跟著一句接一句地掉。

好想回家,好想問自己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脫離舒適圈有多難過,好想在台灣的朋友,好想疼愛我的大家,好想姆姆。

 

但是我不敢說。所以選擇空白了一頁。

 

哭過一場,心想這樣下去不行,勉勵自己加油,一定要再參加今天在student center的ice cream social!

結果──

 

今天是ice cream night club啊!有DJ放電音群魔亂舞的那種!

 

我真心搞不懂這群傢伙吃得是和我一樣的冰淇淋嗎?! 為什麼可以這麼搖頭?!

 

Anyway, 雖然今天也是有點落寞地回來了,但至少不像昨天鬱悶得想大哭一場。

希望之後能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包 的頭像
米包

米包的紐約事件簿

米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